首页>资料库>百人会研报>【焦点观察】车路协同基础设施处于发展初期,未来需多方协同推进

百人会研报

【焦点观察】车路协同基础设施处于发展初期,未来需多方协同推进


1

各地加快车路协同基础设施建设与应用示范


1)车路协同通信终端产品及网络初步具备商用状态


国内C-V2X通信具备芯片、模组、终端等全产业链优势,可支持车路协同应用。华为、紫光锐展、联发科正式发布5G基带芯片;大唐发布业界首款LTE-V商用通信模组DMD31;华为推出全球首个5G车载模组MH5000,可集成在车载和路侧通信设备;千方科技、金溢科技、万集科技等厂商支持V2X的通信终端已实现商用,布设于各示范区和公开测试道路。


各大运营商在全国十多个城市进行5G通信基础设施建设,开展组网试验。由于5G覆盖区域小,单个基站投资大,其建设成本远高于4G网络。为分担成本压力,中国联通宣布与中国电信签署《5G网络共建共享框架合作协议书》,将共建一张接入网络。5G具备大带宽、多连接、低时延等通信能力,将在高速路、城市道路、十字路口等面向不同的应用业务需求,提供不同的切片服务。


表1 | 三大运营商2019年5G建设规划

数据来源:公开信息,百人会智能网联研究院整理


2)道路基础设施的智能化与数字化升级为车路协同部署奠定基础


中国ETC门架系统将按照未来的路侧智能站部署,可加装车路协同设备。交通运输部预计2019年内在全国14万公里的高速公路上建设25000个ETC门架,按照未来的ITS Station部署,具备供电、网络、后台数据管理系统等基础条件,网络层、应用层开放,将为C-ITS、自动驾驶服务,探索新车路协同应用。


车路协同云控平台开始试点运行,支撑未来车路一体化控制。2019年9月,上海嘉定启动国家级云控示范区,共计25平方公里,包括高速、国道、城市道路、乡村道路等70公里,将提供“车路云深度融合”标准化数据协议,打造智能网联汽车的云端智能与群体智能。


3)多地开展不同场景车路协同应用研究与示范


城区场景内,车路协同精准公交进入准商用阶段打通端到端交管系统,提升城市BRT运营效率。在无锡国家级车联网先导区内,华为联合博世进行城市BRT运营示范。2018年实现了车-路信息的简单交互。2019年了打通端到端公交系统与交管系统平台,通过车路协同的技术,实现V2I及V2V信息采集,车辆按云端指示进行ACC自动控制。交管部门对红绿灯进行优化控制,实现BRT绿波通行,提升到站准点率与运营效率。


高速车路协同(V2X)系统将应用于安全管控、效率提升、收费、信息服务等。首条面向国家交通控制网与车路协同的智慧高速——昌九高速公路试验段于2019年7月已完成各系统联调,计划于2020年完成示范工程建设,将有效增强高速安全管控和效率提升,对高速公路自动驾驶车辆及非自动驾驶车辆进行指挥调度。


图1 | 高速车路协同系统应用

图片来源:百人会智能网联研究院整理


2

车路协同基础设施建设仍存在诸多问题


1)多种网络融合组网,存在覆盖连续性问题


尽管中国通信网络位居世界前列,但没有一家运营公司可以全地域无缝覆盖。进行车路协同时,需要解决通信的跨网络、跨运营商的挑战,以实现可靠连续的车路协同服务,特别是V2X信息用于车辆控制时,才可保证行驶安全。


2)车路协同面临更复杂的安全责任和法律问题


有人驾驶的车辆行驶安全责任由驾驶人和保有人承担,自动驾驶将责任承担者扩展至车辆(系统)生产商,而车路协同进一步扩大到基础设施运营商、通信运营商等。所有参与方都将进入到责任体系中,事故责任归属边界更加复杂。


图2 | 安全责任主体的扩张

图片来源:百人会智能网联研究院整理


3)互联互通标准体系有待进一步建立


直联通信LTE-V2X国标体系尚待建立。LTE-V2X相关空口、网络层、消息层和安全等核心技术标准已制定完成,为推动LTE-V2X标准在汽车、交通、公安行业的应用,正推进相关行标转升为国标,便于跨行业采用。


云平台的互联互通标准化工作尚未开展。云控基础设施支撑自动驾驶、智能交通等综合需求,涉及行业多个垂直生态,对应多个政府部门、多家公司的多个云平台。目前各平台实现互联互通需要巨大的沟通与开发成本,数据交互存在较大壁垒,影响车路协同的基础设施建设。


4)数据采集与隐私保护存在监管缺陷


《网络安全法》对于数据采集及隐私保护有明确规定。数据采集时,“网络运营者收集、使用个人信息,应当经被收集者同意”,同时“未经被收集者同意,网络运营者不得向他人提供个人信息。但是,经过处理无法识别特定个人且不能复原的除外”。但实际工作中,大量信息未经被收集者同意采集,也未进行匿名处理即被传播。


由于缺乏独立的数据保护法和保护机构,信息存在监管漏洞。在司法或保护机构在处理侵权行为时进入困境,一是被采集者存在“集体行动难题”,让司法程序的启动变得艰难;二是侵权的取证与赔偿困难,使得维权工作开展不畅。


5)基础设施面临安全运营挑战


车路协同基础设施运营涉及不同企业建设、维护与管理工作,跨终端、跨平台的特性给运营安全带来极大挑战。一方面,基础设施之间需要通过身份认证、密钥等手段互联互通安全接入。另一方面,在信息安全、隐私保护、应用运营安全等方面可能需要专有通信网络进行保障。


3

车路协同基础设施建设需多产业协同推动


1)开展车路协同责任分配、安全优先等研究


协同产业界各参与方与法律界开展跨界研究工作。厘清车路协同车辆制造商、车辆拥有者、系统供应商、运营服务提供商等各责任方的责任边界,并配套相关数据溯源、行为监控体制,为法律制定及产业落地做好铺垫。


建立车路协同自动驾驶方面伦理道德准则。让企业在设计系统算法时将有凭可依,系统进行决策更加透明,减少消费者对自动驾驶汽车的忧虑。同时,伦理道德准则也是自动驾驶法律法规体系中关键组成,是法律法规建设的重要依据。


2)促进云控基础平台标准化互联互通研究工作


开展云平台的标准化研究工作。进行不同云控基础设施间互联互通、数据交互的数据类型等标准制定, 推动构建物理分散、逻辑与标准统一、共享开放的云控基础设施体系。


3)推动行业隐私权保护准则成为事实保护规范


推动行业建立诸多隐私权保护标准和原则,有效地填补法律的空白,成为事实上的隐私保护规范。一方面推动行业企业采纳并遵守行业的隐私保护规范,完成相关标准化工作。另一方面,可以确定自动驾驶企业涉及隐私保护的权利义务,达到法律规定的确定性与透明性要求。


4)加快跨终端、跨平台的基础设施安全问题研究


在目前LTE-V2X通信安全认证及标准制定基础上,加快车路协同基础设施的安全问题研究。建立跨企业、跨终端、跨平台的网络安全防护,针对汽车安全、网络安全、信息安全、系统安全等专项研究,为车路协同自动驾驶中人、车、路、云等环节提供全方位的安全保护壁垒。


* 本文仅代表署名研究员个人观点

文 / 车百智库产业研究二部晋一宁、桂艳琳



(来源: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 11)

分享文章到: